36-38节

    第36节:你可以叫我林小花

    "你把这些钱收好。"伊蓝命令地说。

    "伊蓝小姐。"罗宁子结结巴巴地说,"我,我,我没摔着,不要紧的。"

    伊蓝生怕自己流下泪来,只好把钱塞到她手里,转身离开。罗宁子追上来,她还是那样,跑不快,跑两步就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伊蓝在楼梯上停下脚步,转身问她:"能不能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来青木河工作?"

    罗宁子的眼光停留在伊蓝的脸上,好半天,眼神如在梦游。

    "不可能。"她喃喃地说,"不可能。"

    伊蓝走到她身边,搂住她,在她耳边轻声说:"你可以叫我林小花。"

    罗宁子反抱住伊蓝,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处理完一切事情再回到京城的时候,天已经很热了,但伊蓝还是穿着长衣长袖,她没有回家,而是直接去了单立伟的家。

    夜里一点,他已经入睡,开了门,见到伊蓝,把她迎进来,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"我累了。"伊蓝说。

    "睡吧。"他抱她上床,伊蓝冰凉的手脚贴着他,像是一个婴儿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梦里是旧时的青木河,童小乐一直跟在她后面跑,嘴里喊着:"小三儿,你等着我,你等着我,你等着我呢!"

    伊蓝拔足狂奔,晚霞飞满天。

    一年后:

    又是夏天。

    《校服的裙摆》获得国际大奖,伊蓝也获得了"最受欢迎新人奖".她的第二部戏更是受到关注,票房比第一部还要好出许多。娱乐版常常都有她的消息,关于伊蓝的身世和爱情,成为很多好事者最为关心的事情,最新的一条新闻是:伊蓝息影出嫁,叶眉为情自杀。

    伊蓝并不知道这个消息,她正在忙着收拾行李,门铃就在这时候响起。伊蓝在猫眼里看到是小乐,连忙开了门。

    "小乐,你怎么来了?"看他跑得满脸是汗,伊蓝赶紧迎他进来。

    小乐手里捏着一张报纸,沉着脸坐到沙发上,问伊蓝:"你还不够红吗?你要怎么炒作才觉得够?"

    伊蓝不明白。

    小乐拿出一张报纸,用力地扔到茶几上。这个记者看来没少费功夫,整篇文章详尽地记录了伊蓝的过去,甚至有她当年参加"我为舞狂"比赛时的照片。指明她和单立伟之间的关系早在五年前就已经不清不楚,而上一代玉女掌门人叶眉说起"负心汉"则在媒体面前几度落泪,声称:我和伊蓝从不是朋友,我当初同情她带她入道,却没想到她会这样子伤害我……并于昨晚试图自杀,幸被经纪人及时发现……

    伊蓝看完整篇报道,觉得非常滑稽。

    "伊蓝。"小乐说,"退出这些事事非非不好吗?"

    "小乐。"伊蓝也沉下脸来说,"这是我的事,我想你还是不要管得太多了。"

    小乐生气地说:"为了挣钱,你就愿意让别人这样子来诋毁你吗?"

    "不算诋毁。"伊蓝冷静地说,"我是在和他谈恋爱。"

    童小乐的眼珠就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"我在五年前就爱上了他,当年那件事,报纸也曾津津乐道,我想你应该也有所耳闻。这张报纸说得一点也不错。我是爱上他了,他也爱上我了。"伊蓝指着床上的行李说,"我们今晚十二点的飞机,飞巴黎。不会再回来。"

    "我的天,他已经四十岁了!"童小乐说。

    "就算八十岁,也是一样。"伊蓝抱臂站在窗前,"爱情和这些没有什么关系。"

    "是因为他有钱吗?"小乐问。

    伊蓝凄然一笑:"如果你要这么认为,也可以。"

    "不。"小乐说,"小三儿,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。"

    "那么谁是?"伊蓝回头,语气轻柔,"小乐,经过这么多年,我终于明白,每个人的幸福都是自己的事情,如果认定了,我们就要抓牢它,不能让它飞走。你很爱他,他让我明白爱的真正含义,让我明白,以前的好些年,我都是白活着。"

    "小三儿,你别让我觉得陌生。"小乐低下头去,把脸放到手掌心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电话响了,打电话来的人竟是叶眉,她对伊蓝说:"聊一聊,可以不?"

    "很忙。"伊蓝说,"晚上要走。"

    "去欧洲吗?"叶眉问。

    "是。"

    第37节:鲜血从小乐的身体里涌出

    "和他一起吗?"

    "是。"

    "还回来吗?"

    "不回来。"

    "小三儿,我只想跟你聊聊。"叶眉说,"你现在出门,好不好?我在三杯水等你。"

    "好吧。"伊蓝想,有些事该交待的也确实要交待清楚,挂了电话,伊蓝对小乐说,"对不起,我有事要出去一下。"

    "你真的要跟他走吗?"小乐表情痛苦地问。

    "是的。"伊蓝狠狠心道。然后,她头也不回地带上门,出去。刚走到楼下,一辆疾驰而过的轿车直朝着伊蓝就冲了过来,那车冲得突然,伊蓝被吓得不能动弹,就在这时,她感觉自己被谁用力地推了一下,倒在了马路的那一边。当她站起身来的时候,她看到了疾驰而去的车子,一滩鲜血,和躺在地上的童小乐。

    "小乐!"伊蓝扑过去,喊着小乐的名字,鲜血不断地从小乐的身体里涌出,小乐的脸开始变得苍白,他艰难地对伊蓝说:"小三儿,我今天来,本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升职了。小三儿,我升职了。"

    "我知道了。"伊蓝流着泪说,"你别怕,我这就打120."

    "听我说完,"小乐抓住伊蓝的衣袖,着急地说,"你知道吗小三儿,我其实真的很笨的,可是我拼命地读书读书,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?"

    伊蓝流着泪摇头。

    小乐的声音低下去:"我要给她一个家,那个没有家的女孩儿,从小时候起,我就对自己说,我一定要给她一个家,穷其一生,我不会放弃努力。我不会……"

    说完,小乐的眼睛慢慢地闭上了。

    远方,救护车的声音呼啸而至,伊蓝抱着小乐,坐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首都国际机场,单立伟在焦急地等待,而伊蓝的手机里传出的讯号一直是:您所拔打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,请稍候再拔……

    散场了

    医院外,记者排成了长龙。关于这场车祸,各种各样的猜测飞满了各家报刊杂志。有的报纸甚至就直说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买凶杀人案。所有的一切,只为了一个"情"字。

    "荒唐。"叶眉在电话里对伊蓝说,"我们亲如姐妹,这些人却整日乱说,待我找了律师,好好修理他们。"

    "恩。"伊蓝只答了一个字,就掐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秦老师走过来。对伊蓝说:"你去休息一下吧。"

    "我再呆一会儿。"已经很长时间了,伊蓝都是这样坐在小乐的床边,无论如何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小乐没有死,却也没有醒来,医生说,他已经成了植物人,能否苏醒过来,完全要看运气。

    "是我害了他。"伊蓝将头埋在秦老师的胸口,"是我对不起他。"

    "这是意外,谁也不想发生的。"秦老师安慰伊蓝说,"小乐兴许很快就会醒过来,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,不要太自责。"

    "不是意外!"伊蓝激动地说。

    秦老师一把捂住她的嘴说:"你切记现在千万不能乱讲话,警方会处理这件事。"

    伊蓝转头看着躺在那里的小乐,他神情安祥,好像真的只是睡着了而已。

    第38节:最后的最后:一封信

    最后的对白:

    单立伟:我不会强求你做任何事。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,我都会支持。

    伊蓝:谢谢你,单先生。

    单立伟:叫我立伟。

    伊蓝:恩。立伟,我爱你。

    单立伟:我会去南方,你可以随时找我。

    伊蓝踮起脚尖,将吻深情地印在单立伟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:一封信

    阳光洒向病房,小乐睡得还是那么的香,伊蓝趴在小桌子上写一封信,信是给萌萌的,她也用了洁白的信纸。电话响了,是吴姐,对她说:"伊蓝,别忘了晚上有通告,我会来车接你。"

    "好的。"伊蓝说,"医院的钱,记得替我交齐。"

    "放心吧。"吴姐说,"拍完这部戏,你的身价还会往上涨的。钱根本就不是问题。"

    伊蓝挂了电话,靠在沙发上看她写的信,信是这样的:

    亲爱的萌萌,你好:

    你那里的阳光,还是那么热烈吧?

    二十年的人生,我却仿佛活过了几辈子。有时候想,不知道何时才会是尽头。惟一感到幸运的是,我还有勇气,还会坚强地活着,活给别人看,也活给自己看。

    等小乐醒了,我带他回青木河,然后,我再和他一块儿去看你,去看海。

    等着我,我一定会来。

    你的:伊蓝

    (剧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