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6章 病来山倒

    夏含秋病倒的消息很快传遍了衙门。

    每日抽空登门看望的不少,便是男人不方便的也会让家中女眷前往,可真正能见着人的不多。

    “娘娘,舅太太来了。”

    夏含秋神情恹恹的,对进来的伏莹莹笑笑,口里的话却是对喻紫若说的,“我师兄不是说了我只需养着就没大碍吗?你还要天天在这里守着我不成,好不容易将你教出来可不是让你来侍候我的,去柏瑜身边给他分分忧,恩?”

    “就是日日在这里守着紫若也是愿意的,若非外面事多,殿下又到底是男子多有不便,他都想亲自来侍候您。”

    喻紫若轻声慢语的说着,不论是婚前的喻家小姐还是婚成成了皇子妃,她对王妃,现如今她的婶娘都佩服得紧,现在更因为身份上的便利更好亲近,她也一直都是真心将娘娘当成尊长在敬着的,便是殿下的娘娘的敬,也绝对不会比皇叔少。

    夏含秋拍拍她的手,“我知道,只是柏瑜是你的夫君,你也要心疼心疼他,王爷基本不再管事了,再加上我这一撂手,事情就都全压给他了,你去帮帮她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想,夏含秋还是酌情说了几句,“以前便有女子不得干政一说,虽然经过我这么一通闹腾,女人的地位比之前高出不少,但是除非有女子称皇,不然以后到底如何还是要取决于皇位上那个人,你平时要多注意,若是看出柏瑜不喜你插手,你便少管些,只是完全退回以前的位置我又实在有些不甘心,总之你要掌握好度,说不得以后女子地位如何还是要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喻紫若咬唇点头,将这番话牢牢记下,她忍不住想。若是登上皇位的是皇叔,母仪天下的是娘娘,是不是就不用担心那些了……

    “快午时了,给柏瑜送饭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回。喻紫若没再坚持,避开不受伏莹莹的礼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这侄媳妇还真没选错。”坐到床沿,伏莹莹看她的神情忍着没有说出其他话来,谁也不是铁打的,她哪年不得小病几场,可秋却少有头疼脑热的时候,这一集中发作,怕是要吃苦头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还有人信誓旦旦的说亲耳听到王爷说因为这几年劳累,秋要减寿十年,只是听着她心里就一阵的难受。她和秋亲近,最是知道她这几年累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只是啊……

    掩嘴打了个呵欠,苍白的脸配着一脸疲倦,就连神情都比平时软了不少,“她要不好我也不会挑她。她这个位置不好坐,不会比我过得轻松,你怎么过来了?这个时辰不应该是在衙门的吗?”

    “事情不多我就先回来了,你想想都多久没放过我们休沐了,还不许我早退不成,若不是我拦着,她们差点都要跟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们高抬贵手。我现在这模样可不想见人,每天我娘不知道得招待多少人,她们就别来凑热闹了,我们之间不用来那些虚的,什么时候我好一点了再请了她们来府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带话给她们。”

    看她又打了个呵欠。哪怕明知道她刚醒来不久伏莹莹还是嘱咐了几句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夏含秋像是多少年没睡过了,伏莹莹还没跨过门槛她就已经靠着床头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蓝玉蓝蝶见状,忙上前轻手轻脚的将人扶着躺下去,摸着被子里不甚暖和,赶紧去灌了个汤婆子放到脚边。

    对望一眼。蓝蝶指了指外面,无声的道:“药快好了,我让人先去温着。”

    蓝玉点头。

    三爷早就说了,若是王妃在睡着就让她睡,什么时候睡醒了再吃药也无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段梓易牵着早早带着一身寒气从外进来,蓝蝶在门口碰上,忙让至一边行礼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看人又睡过去了,段梓易暗了眼神,他就是看秋儿醒了想着去带儿子过来陪陪她,哪想到这么一会竟然就又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早早巴在床边不愿离开,他知道娘亲生病了。

    “爹,早早想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段梓易没有多犹豫就点了头,儿子虽然还小,可懂事得早,有他看着也不会扰了秋儿,秋儿醒来看到早早在这里一定很高兴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知道秋儿想要的简单,一个温馨的家,丈夫疼爱,儿子懂事,她也明明都拥有,却一直没有时间好好享受,从今以后,他给她补上,双倍,无数倍的补上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刻意宣扬,可王妃病重的消息还是传开了,王府的门不是谁都能进,于是各处的庙宇这几日香火格外旺,他们做不了别的,只能这样表达一下他们的心意,但愿菩萨能听到他们的祈祷,不要让王妃受苦受难。

    杜仲把这当成笑话说给夏含秋听,夏含秋愣了很久。

    想着,其实她并没有做什么,从事实上来说她还是个剥削阶级,她做的每一件事最后都是段家人得利,而她,冠夫姓也是姓段,明明自私自利,却被如此爱戴,想想心里都亏得慌。

    段梓易却不那么看,“从百姓的立场来说就是受了你的惠,所以他们感谢你,不然他们怎么没谢我,没谢其他人?政令是你颁布的,可真正实施的人却是各处府衙,百姓也没看去感谢他们,别说百姓愚昧简单,恰恰因为简单,他们才看得最明白。”

    夏含秋也不和他争论这个,头一回说起了以后,“待我养好了身体,换之,我们办几所学院吧,不和其他学院一样笼统,而是分年龄来,一所呢就只收十二岁以下的孩子,分成六个班授课,六岁往上,一个年龄段一个班,一所收十二岁到十六岁的,再一所就收十六到二十岁的,反正我们也不缺银子,不用这个来谋利,就少少收一些束修,要是寒门学子想进学院却交不到那个钱,就让他们在小年级班授课来抵束修也是可以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竟然又睡过去了,脸上还带着未退的兴奋之意。

    段梓易将人扶着睡下去,一会儿想杜仲说秋儿的身体没多大起色的事,他要重新琢磨药方,一会儿又想刚才秋儿所提的学院,虽然想得太过于美好了些,可他要办成也不难,秋儿忙了这么几年,一时间让她闲着什么事都不让做她怕是也不会高兴……

    零零碎碎想了许多,可每一件事,都与床上这人有关。

    夏含秋能下床了时已经是树枝吐新芽的时候了,厚实的冬衣压入箱底,靓丽的春衣渐渐上身,会亭城里不时传出哪家公子哪家小姐在外踏春时碰上看对了眼,人的心情就如那微风拂在身上,觉得这日子过得真是有奔头。

    五月初五这天王府很是热闹,刚诊出喻紫若有了身孕,马上章家宝就亲自过来报喜,夏淳有了三个月身孕,这让因为久久没有传出好消息而愁白了头发的柯氏高兴得直抹眼泪,马上就坐马车去了章府。

    一个是侄媳妇,一个是弟媳,想着自己又要长辈份了,夏含秋笑眯了眼,养了几个月总算长了点肉的脸上红润润的,看着气色很不错。

    “紫若,我也不关着你,你要是觉得身体还行就继续去帮柏瑜,只是出行自己要多注意,柏瑜你也得留心些,要是想要留在家里养胎或者是想回娘家,我都依着你。”

    喻紫若看了向夫君,若是由她自己决定,她自然是想跟在夫君身边的,只是想到婶婶曾经嘱咐过的话,她将这个选择交给了夫君。

    准爹爹段柏瑜心情好极了,看出她眼中的期盼遂笑道:“紫若是我的左右手,现在正是琐碎事情最多的时候,有她在一边帮我我也能轻松些,要是你的身体吃得消的话就还是跟着我吧。”

    喻紫若大喜,连连点头应喏,“要是我哪天觉得身体吃不消了一定不会逞强。”

    “你高兴便好。”

    段柏瑜此时眉眼柔和,专注的看着人时竟能从中看出丝丝情意来,喻紫若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,可被自己的夫君这么看着,不管有没有情意缠绕其中她都高兴。

    “今天紫若你就在家休息,柏瑜跟我来一下,宫殿已经建好了,一些安排我得和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拍了拍紫若的手,段柏瑜示意侍女小心扶着她回屋,快步跟上皇叔和婶婶。

    “宫殿的事我没打算插手,要如何安排全由你决定,我找你来是因为别的。”夏含秋措词尽量没有歧义,“虽说家里规矩早都被我和你皇叔破得差不多了,只是毕竟你的身份不同……柏瑜,紫若有了身孕不能再侍候你,你可有打算再纳一个?”

    段柏瑜满脸讶异的看过去,婶婶怎会说这个,她不是最容不下吗?

    “别这么看我,孩子都是自己家里的好,也舍不得家里的孩子受委屈,若是依我,我自然是不希望你在这个时候收房的,女子孕育后代本就危险,身体和外貌都是最差的时候,这些变化会让女人心里不安,若这个时候男人还收一房进来,日日去陪新夫人,再大度的女人心里都得难受,古往今来,多少女子是因生孩子而殒命的,未尝和心情没有关系,你……好好想想再决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