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7章 齐振声死

    段柏瑜摇头,“我现在没有其他心思,紫若是个好女人,我不想她伤心,更何况桩桩件件不知道多少事等着我批示,我也实在没时间想这些,婶婶不用在这事上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这么想就好,紫若的福气。”夏含秋点到即止,转而说起另一件事,“大梁不能无主,我找师傅看了日子,下下个月十六是个好日子,趁着这个时间皇宫该有的都得备起来,你也要做好准备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事婶婶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事事都替你做了主才糟糕。”夏含秋笑了笑,抿了抿头发道:“前几天你皇叔和我说山上的宅子都收拾好了,这几个月再添置些东西,等你登基,我们就会上山去住,离得不远,你要是想去随时都能去。”

    段柏瑜嘴巴动了动,他想说其实叔婶不用退得那么彻底,就是住在宫里都好的,他一定不会生疑,不会猜忌,可是看婶婶脸上掩饰不住的迫切,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婶婶,是真的想离开这里,什么权势,什么身份,都没有山上那座宅子来得吸引她,他又如何能再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“皇宫的事明德最是熟悉,我让他总揽这事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说到明德,皇叔。我想借用他一段时间,我从宫里出来时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也没有几个信得过的,可诺大个皇宫总不能事事让我亲为。我想让明德帮我训练几个得用的人出来,有规矩他比我更懂,也都得立起来,便是紫若,说不定都得借用她将一些事情理顺,皇叔可不能不肯。”

    段梓易掀了掀眼皮,“自己找他去。”

    知道皇叔这就是同意了,段柏瑜放下心来,现在他算是体会到了婶婶这几年万事压身的压力,他这还不是生死攸关的事。婶婶那时更艰辛。

    “启禀王妃,有您的急信。”

    急信?夏含秋忙让人进来,问:“从哪个渠道送来的?”

    “原来无为观的渠道。”

    接过信来看着上面的字迹,夏含秋便知道是谁了,章俏儿当时离开。她刚无为观的通信渠道告知了她。

    三两天拆了信,上面只得寥寥几个字,“齐振声死,姐姐,帮我。”

    上上辈子和这辈子的记忆加起来,章俏儿喊她的每一次姐姐都没有这一次来得恳切,她无意去追究是不是因为求她才如此。只是想到上上辈子两人恩爱至老死,这辈子齐振声却死于章俏儿之手,她就无比唏嘘。

    再想远一些,上上辈子的天下最后是姓了吴,而现如今却是大梁夺了天下,因为她的活着。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谁的信?”段梓易看她神情有些恍惚忙过来接了信,“齐振声死了?柏瑜,你那里有收到消息吗?”

    段柏瑜讶然摇头,“在我回来之前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这么快的,章俏儿肯定将消息捂住了。她这是走了一招昏棋,越将消息捂实越显出她的别有用心,到时任可可有的是话来攻击她,柏瑜,你马上将这事讣告发出去,紫叶,从家里挑个合适的人去往武阳齐府送信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段梓易若有所思的看着夏含秋,“你这是给章俏儿善后?不恨她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有,而她什么都没了,人天生就同情弱者,哪里还恨得起来。”更何况两辈子南辕北辙的结局,让她有种是她的出现才让章俏儿一无所有的感觉,再大的恨也要消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还是心软,不过要是变得心硬如铁,也就不是夏含秋了,段梓易柔和了眉眼,“那边你打算怎么帮,让谁去?”

    夏含秋想了想,“我想让家宝去,他再恨章俏儿也不会想她死,若是这回的事他不能从中出点力,事后心里定然不会好过,血缘就是那么奇怪的东西,可惜了他今日的好心情,去个人请三公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段柏瑜听到三公子几个字突然笑了,“说起来我还是府里的二公子呢,真要按年纪来算我应该排第三,不过当时我骗家宝我比他大,他真就信了,还叫过我几声二哥,后来直叫亏了。”

    夏含秋也想到了那几年简单却轻松的日子,想着马上就能重新过上那样的日子,心情简直好得要飞起来,刚起的一点感慨也没了,脸上全是舒缓的笑。

    章家宝刚从夏家报喜回来,过来得很快,“姐姐,姐夫,殿下。”

    看他嘴角未退去的笑意,夏含秋虽然不想扰了他的好心情,这事情却也着实拖不得,叹了口气,将信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成亲时章俏儿不是单独和我说了会话?为的便是从我这里得个承诺,她那时就对齐振声起了杀心,以她的脾性难为她忍了这么长时间,我虽然知道她的打算,却也没有从中去做些什么,章齐两家夹杂着几条性命,我即便不再认章姓,也没有帮他的道理,他死了,恩怨也就了了,章俏儿……用后半辈子来赎罪,也够了。”

    章家宝脑子里翁翁作响,姐姐的每一句话都听进去了,却一时间一个字都理解不了,脑子里浮现出年少时的章俏儿。

    他从小喜欢大姐比二姐多,遇事从来都是帮大姐,在他看来,二姐再怎么样都比大姐过得好,大姐在那个家里太不容易了,爹冷落她,娘表面一套背面一套,为人子女他不能说爹娘的不是,只能更加的对大姐好。

    但是那时候。他们三姐弟关系是好的,二姐虽然有时会欺负大姐,可并没有大的坏心,甚至有时候还会将娘悄悄买给她的吃食分一点给二姐。

    可自从大姐到了议亲的年纪。齐振声登门做客,一切才变了。

    在大姐出走那两年,他没有正眼看二姐一眼,连家都回得少,可即便是顶着夺姐姐未婚夫的名声,章俏儿和齐振声也是恩爱的,没成亲之前,吃的喝的玩的用的,齐振声没少往章俏儿面前送。

    他虽然恨两人对大姐的伤害,却也觉得一个女人能得男人如此也是福气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人心太过思变。

    原本恩爱的两人竟然走到了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当年为了齐振声什么都无所畏惧的章俏儿。究竟是受了怎样的伤害才下得了这样的狠心。

    而被她伤害至深的姐姐,又会怎么做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你,帮她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便应承她了,自是不会在这种时候不顾她。这种事让外人介入不好,家宝,你去一趟兰石城吧,带上章松,府里能干的多带几个去,后面的事需要人手帮忙,我再从府里抽调一些人手给你。齐振声的老家在武阳,到时恐怕得葬回武阳去,你将这事都料理妥当了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停了停,夏含秋又道:“若是章俏儿愿意,你将她带回会亭来也未尝不可,只是她不能和你们住在一起。我不想囡囡吃苦头。”

    章家宝红了眼眶,怕一开口就是哽咽声,紧紧抿着嘴直点头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现在就出发吧,囡囡我会接到府里来照顾。她想回夏家去也可以,你只管放心,没人会亏着她。”

    章家宝深深弯下腰去,“我替章俏儿谢谢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去吧。”

    兰石城城主府后院的主屋内,章俏儿看着床上如同睡过去的人心情平静,想像无数回的事终于成了事实,她以为她会伤心,会痛不欲生,可是没有,心底只剩解脱。

    任可可生了个儿子,齐振声的高兴她看在眼里,任可可几次三番提出要过来他都不肯,任可可以为是顾忌她,可她知道齐振声和她说的武阳比任何地方都安全才是真正的理由,他将自己带在险地,却将任可可和她儿子放在最安全的地方,或者是因为心里还有她,或者是因为她的身份,又或者是因为其他,她已经不想去猜测他做的每一件事的用意了,她只知道,在这个男人心里,她已经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不要活着了,人没了,她也就不用去想了。

    她赔上一辈子,赔上诺大个章家换他一条命,任可可也必须守一辈子寡,谁也别想好过。

    她现在唯一想的,就是齐家的家业哪怕毁得什么都不剩,她以后得去做工养活诚儿都不能落在任可可手里。

    若是单靠她一个人,她不是任家的对手,能始终让齐振声敬重,并且担任谋师一样角色的任重不好相与,他又只得一个女儿,撕破脸也会为任可可的以后做打算。

    要是夏含秋不帮她,任重看她没有娘家人帮忙,一定不会让她好过。

    虽然夏含秋当时是答应了,可她是不是真的会在这时候帮她一把,她一点把握都没有。

    已经两天了啊,武阳那边也要送消息去了,齐振声是一城之主,也得派官面上的人往会亭报丧……

    “启禀夫人,会亭来人求见夫人。”

    会亭来人!

    章俏儿猛的站起来,眼前一阵阵发晕,忙扶住床架子才没有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待缓过来了才急步往外走,拉开门后又赶紧关上,对门口两个信得过的妇人吩咐道:“守严实了,没我的吩咐,谁都不许进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只管放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