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9 全剧终!

    弟弟都成亲了,眼看着要当爹,夏含秋自然不会当着别人的面置喙他的决定,此事这么处理在她看来也妥当,遂点头道:“这事你做决定就好,不用知会我。”

    夏含秋看向章俏儿,“你心愿达成,以后心里少些恨,人若就为了恨活着未免也太可悲了些,好好将孩子养大吧,他出息了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心里很轻松。”虽然再轻松也不可能回到未嫁时,可她已经很满足,到最后,她这个被她狠狠伤害了的姐姐到底还是护了她,哪怕她表现得很不喜欢她,甚至都不愿意叫她一声名字。

    “听家宝说今后你打算去山上养一段时间,我厚颜一把,想跟你去,为我自己也为这孩子。”章俏儿低头看了沉默的孩子一眼,“之前我的心思都在其他事上,冷落了孩子许久,下人也轻纵了,侍候得不甚精心,孩子现在的身体不算好,性子也过于安静了些,去山上养养说不定能好些。”

    章家宝惊讶的看向二姐,不是说了这事他会和姐姐提吗?

    章俏儿对他笑笑,拉着孩子的手没有解释什么,家宝比她小,她帮不上什么忙也就罢了,要是事事还要由他出头,那她就真成了他的负担了。

    她欠章家太多,欠夏含秋太多,欠家宝就更不用说,在家破人亡后她心里还是只有那个男人,却未曾想过,失去爹娘庇护,家宝以后该如何!

    现在家宝对她像家人,却并不过于亲近,他们的感情在之前的数年中已经消磨怠尽了,看着家宝和夏含秋自然而然的关心亲昵,她连羡慕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以后,她会努力对家宝好的,用一辈子来偿还对他的伤害。

    夏含秋看两人的互动也就明白过来了,点头道:“可以。到时随我们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章俏儿放下心来,“谢谢……姐姐。”

    夏含秋被这一声姐姐给别扭到了,应不应都觉得别扭,干脆含糊过去。对章家宝道:“囡囡在娘家住着,你要是还有事要安排就去看看她,安安她的心,不用急着接她回去,夏家侍候她侍候得比谁都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章家宝恨不得马上就往夏家跑,可是还得先将二姐安置好,起身道:“我给二姐买了处宅子,离我家不远,我先将人带过去,然后再去夏家。”

    “也成。我不会告诉囡囡你回来了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笑眯眯的姐姐,章家宝先是一愣,旋即也笑开了,没有了压力的姐姐真的轻松了很多,这样。很好。

    今年夏天雨水不算多,意思意思的下了两场后就到了七月中。

    大梁是自两百多年前秦国分成十国后久违的一统天下,这代表着只要大梁皇室不做那天怒人怨的事,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天下都将安稳,太平盛世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官员高兴,因为他们的好日子要来了。以后也必将福及子孙。

    百姓高兴,只要天下太平,就不会有那么多兵役苦役,更不会有战祸,他们只需为吃饱穿暖忧心就好。

    夏含秋也高兴,这代表她的苦难结束了。虽然她不知道和换之是不是能共富贵,她也期盼着夫妻两人能白头偕老,可若真有变故,她也无惧,总之。眼前的日子过好了便好。

    “表妹,你怎么过来了?”夏德听得院中动静出来看了看,见是夏含秋忙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初住进来那日,表妹便未再来过,有避嫌的意思,也是不想过多的干涉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来和柏瑜说说话。”停下脚步,夏含秋看着二表哥笑,“为了你的婚事舅母头发都愁白了,你就依了她去,那人是我挑的,品性没得挑,长相也不差,是个知书达礼的好姑娘,家宝和柏瑜都快要当爹了,你比他们年长,总不能比他们落后太多。”

    夏德摸着腰间的玉佩,语气温和,“娘和我说过没少为我的亲事来烦你,那姑娘我娘找机会带我去看过,这门亲事我应了,今年太赶了些,日子应该会定在明年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成亲我肯定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夏德沉默了片刻,“离得也不远,我要在会亭呆得腻了,少不得也会常常去山上叨扰你,你好好养身体,觉得闷了就回来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听得那边门响,看是柏瑜,夏含秋便没再和表哥多说,“明天便是大典,从早到晚你们几个怕是都没得休息,趁着现在有点闲快去歇一会。”

    夏德微微点头,对殿下施了一礼,退出院子。

    年纪渐长,他是该成亲了。

    这院里原本住着他们四个,家宝成亲后住在了外头,殿下也只将这里当成书房,只剩下念安和他作伴,眼下念安也到了议亲的年纪,表妹连他的事都细心做了安排,对亲弟弟又怎会不尽心办妥当,想来也就是明年的事。

    明年过后,这院子就该空出来了。

    四人不在一起,只不知这几年的感情能维系多久,或许是一辈子,或许……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,夏德大步离开,他现在起点已经很高,以后能走到哪一步全得看他自己,夏家有他,有小叔,还有小婶,不用再让表妹费心也该站稳脚跟了。

    在两人才开始说话的时候段柏瑜就在听着,此时也不说多余的废话,将人请进屋里,屋门敞着,亲自去沏了茶方在另一边落坐。

    “都准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恩,比预料的要快,我原本还担心时间上会赶了些,明德很能干。”段柏瑜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从明日起,这天下就抓在他手里了,诺大个大梁国,全是他的!

    这本该是最意气风发的事,可是,心底的不安却总是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我刚从才明德那里看到了明日的安排,柏瑜,我很高兴你将我放在一个那么高的位置上,可是……我要辜负你的一片心意了。明天,我不能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婶婶……”

    “柏瑜,你听我说,我不需要别人如何来评价我有多大功劳。若是念我的好,只需记在心里就好,这几年我做下了太多决策,影响力有多大我心里清楚,更何况我还是朱厌,两者相加,影响力便是现在的你可能都有所不及,我要是有野心,那自然是巴不得时时刻刻出现在大家面前,让人时时惦记着我的好。可我没那个心,既然已经在收手了,又何必拖泥带水,你安排我和你皇叔出现在明天的大典上,还是在那样一个位置。这实不妥当。”

    喝了口茶,夏含秋抬头继续道:“我来是想告诉你,我和你皇叔决定明天离开。”

    段柏瑜张了几回口,到嘴边的话一换再换,最后道出口的,却是他心底最深处的担心,那一定不会为在外人面前吐露的隐忧。“若是没有皇叔和您压阵,我心里没底气,明天会到的许多人都是原来梁国的老臣,他们服的人从来就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要让他们知道,大梁皇帝究竟是谁!我不赞成薄待功臣,杀戮更使不得。可若是让他们骑到头上去,天下迟早还得乱,他们站得高,野心也更大,若是你不能压制住他们。他们也就不会服你,拳头大才是话事人,你不要忘了,你现在才是拳头最大的那个。

    还有,你也别小看了自己,当时跟随你征战的都是年轻将领,他们背后都有着一个不那么简单的家族,或者有些就是你所说的那些老臣,不足十七岁入军营,凭着自己的本事在军中站稳脚跟拿下一个又一个城,这不是每个人都办得到的事,柏瑜,你比很多人都要优秀,你该相信自己,别人也看得到你的优秀。”

    段柏瑜深吸一口气,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夏含秋笑笑,“很多时候,你不让别人失望,别人就不会让你失望,你还年轻,尚未及冠,总有一天,到你皇叔这个年纪,你肯定已经超过他很多了,你皇叔虽然没有明白的说过,可我看得出来,他很满意你的表现,只是他那个人肆意惯了,也不会说那些温情的话,你心里知道他其实很以你这个侄子为傲就是。”

    段柏瑜眼里闪出愉悦的光,心里的负担仿佛都放下了,“婶婶的话我都记着了。”

    夏含秋看他不那么绷着了,遂说起另一件事,“自明日过后,会亭城的衙门就可以空出来了,一直也没听你说过对那些女人的安排,你能不能和我说说?”

    段柏瑜一拍额头,“我真是忙晕头了,一直想着要和您说的,官员会根据职位所需去安排,您带出来的那些女大人也一样,我并未刻意分男大人女大人,一应规矩全都一样,按章办事,我打算到时将职责重新划分,拢总拢总,衙门也不会空着,至少会有两司入驻,婶婶不用担心,您带出来的这些女将都做得很好,除非她们出了什么大的纰漏,不然我不会无故夺了她们官位的。”

    夏含秋松了口气,其他人且不说,那十二人是她花了几年才带出来的,在早早身上她都没费这么多心,现在一个个都能干得很,要是闲置就真的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官职上的事我不置喙什么,就是莹莹……”夏含秋琢磨着开口,“我早先就和祖父说过,夏家入仕的只能一人,那就是夏德,小舅夫妻两人要怎么安排你好好考虑,夏家不能太过显贵,这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段梓易讶然,他想过动许多人,唯独没有想过要动夏家的几人……

    “夏靖立下诸多战功,动谁都没有动他的道理,伏莹莹掌着钱袋子我也放心,婶婶,这两人都不好动,堵不住悠悠众口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他们自动请辞呢?”

    “那自是没人再能说什么,只是……婶婶,一定要这样吗?夏靖是名虎将,他的性子我知道,我用他也放心,您不管事后钱袋子都是伏莹莹攒着,她做的帐目我看过,很细致,一眼就明,我这一时半会也没人能接过来。”

    夏含秋皱眉,“那就再等等,大梁现在一统,只要你暂时不想着往海那一端去,将领也就不用那许多了,小舅退下来也无关大局,至于莹莹……你若是觉得她做得好,那就让她做吧,什么时候你想换人接手再换就是,只是夏德的职司安排你要注意一点,别让人说莹莹和夏德那就是左口袋进右口袋出,太不好听,公私一定得分明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留意。”

    夏含秋张口还要再说,一想自己今天来本来只是关心关心明天要登大位的人,顺便推了明天露面的事,这一开口便又是各种嘱咐,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不在其位不谋其事,我这是瞎操心,没了我们在一边你只会做得更好,别一个人呆在屋里东想西想,回去陪陪紫若,明天起就真是大人了,手里权越重,做决定要越发慎重,这也算是我最后在这些事上提醒你两句,别嫌我啰嗦,以后你来山上看我,我们就再不谈政事了,好了,我还得去一趟夏家,晚上我们好好置几桌,提前为你道贺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和紫若会早些过来。”

    见婶婶起身往外走,段柏瑜忙站起来跟上,心里却想,他怎会嫌婶婶啰嗦,只会觉得欢喜,在他的记忆里除了早逝的娘亲,只有婶婶会和他说这些,若非关心,又何必明知会惹人嫌还说。

    七月十六,阳光普照。

    会亭城从天才蒙蒙亮时就热闹起来了,百姓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裳,家家户户门前都挂上了红稠,满城喜庆,那股子喜意比过年时还要更浓厚数倍。

    这一日的会亭,开启了大梁的新篇章!

    在只见人进,少有人出的东城门,几辆马车安静的驶出城去。

    夏含秋抱着儿子,听着后面越来越远的各种热闹声音眼角带笑,和换之相视一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钟声敲了十二响,大梁第一任皇帝段柏瑜头戴十二旒皇冠,一身朱色冕服背手而立,声音清远,“梁国复立,定国号为大梁,年号昌平,愿我大梁永世昌平。”

    * * * * *

    马车里,夏含秋笑眯眯的道:“换之,我若说早在几年前我就看到柏瑜登基的场面,你信是不信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我都信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若说我活了三辈子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信,因为我等了你三辈子。”

    恩,全文终!